Author 04
ByBinyu·

如同憋着气潜水,这本书需要我们忍着痛阅读。推理天王-东野圭吾推荐。

我确实在忍痛阅读。

主角荣利子,出场职业女性形象。荣利子的“孤独”的精英形象,让她非常渴望有一段真挚纯粹的同性朋友。所以在她经常看的博客的蛛丝马迹中寻找线索,然后“巧遇”了主妇博主翔子。希望与之收获一份友谊,并与心目中的“翔子”成为闺蜜。设定基本就是以上这样。下面来说说问题

不算一个好故事

首先从名字来看《东京女子会》。女子会书中提到,一些成年女性的交往方式。偶尔在情侣酒店一起聊聊天,这是书中唯一一次客观描述女子会。而“正式”的女子会一直处于一种畸形态,甚至只存在于女主的意淫当中。而“东京”,我没有体会出有什么特殊含义,可能就是想表述一下故事发生的地点。

从设定上来讲,女人的心思自来细腻。而且在某些设定的场景,欲言又止,表达不清很容易产生误会和冲突。来写一段友情从相好到猜忌,然后经过挫折一起度过难关,再重归于好,这样一个故事应该是挺不错的。但是小说的大部分内容就是荣利子以一种“巨婴”的形象强行缠着祥子,成就一段乌托邦式的友谊。没有转折,没有升华。让我读到后半段的时候一度诧异的感到不会就这样结束了吧。但结局就是这样。那种感觉就像我老母亲给我讲了一个茶饭后的闲聊一样,然后客套一下,“诶,挺可惜”。

文章总体是以第三人称的角度在讲述。但是作者总是在第三人称时带入主角“荣利子”的感情,我觉得这样描写不太好,而且主角的情感时常是偏激的,这样很容易激怒读者。我看了下豆瓣评论,大部分人的观感是有点愠怒。就是这个原因,故事里的大部分角色,甚至第三人称都是跟着主角走的,而读者理性地来读自然会站在“巨婴”的对立面,他们甚至不能从旁白里找到共鸣。我觉得这件事是十分忌讳的。除非你想来一个大反转,给读者一个理由。要不不要轻易这么写。

总得看下来,我觉得作者想表达的核心是:在热闹现代生活中的一种“孤独”,“寂寞”,一种无处安放的愁思。她不是很想写一段两个女子之间的感人故事。与其这样强行地用冲突制造情感的碰撞,不如换一种方式去写。比如她们两个住在同一城区,两个人总是被不同时间的同一事物牵绊着。餐馆里的一份独特事物,一个渣男,一个社区事件。一次灾难。最后两个人都有可能受到了对方的影响,但却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是也没有对生活失去希望。我觉得这也是这个设定下的一个可实施的故事。

最后就是描写,基本没有实物描写。以物喻人,以景寄情基本没有。唯一就是借着盲曹鱼的生物破坏的性质一直暗示着荣利子的看上去是侵略性的生存本能。看的就剩一窝子火。还是挺难受的。

“秋天已经来了,可能翔子还没有意识到。她在推着自行车在回家的坂道上,两片巨大的梧桐叶子簌簌地落了下来。她有些恍惚,在无风的街道如此突然的景象,让她想起了从沙发椅入睡的贤介手中脱落的文件。那是……” 那这个文件又与荣利子又有一些联系,这个联系只有第三人称与读者知道。如果安排的再巧妙一点,读者需要稍微的思考一下才能察觉。那这就给了读者一个升华的理由,其实读小说的人就是这样,希望能在别人的故事中提炼自己的生活。

总结

当然完整地的读下来后,虽然对小说的感觉不太好。但在读的过程中我也有时候会带入角色。生活中自己有时候也会有荣利子的那种强人所难,也会有翔子的恣意怠惰。有时候感觉从这个角度看自己也挺烂的。但是真的孤独的人不会那么刻意的,而且所有的情节和设定在一个“故事”中都需要回归情感或逻辑的预期。这样作为一个作品才算合格吧。